遺 落 回 憶

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6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憩。閃電十一人同人文。豪鬼 (円鬼有)


地點:雷門國中教學大樓頂樓‧中餐時間
時間:動畫第二季結束後的校園日常
 
円堂與豪炎寺一同邀約鬼道到頂樓吃飯。




以下正文


──





「 道……───鬼‧道!!」
耳邊突然傳來大聲的叫喚讓鬼道有些驚慌失措「!阿、抱歉円堂… 」
『 回神了?』円堂朝鬼道露出了一個大大的招牌笑容

鬼道也會發呆阿
真是難得…還是說他的狀況不好?

「 怎麼了?」豪炎寺咬了口章魚香腸後看向鬼道。
沒事,大概是昨晚分析資料分析得晚了,所以有點睡眠不足…不過這種可能會令人擔心的話鬼道有人是不會說出口的。
「 我沒事。」擦了擦嘴角,順便將吃完了的飯盒闔上。
「 …哪、鬼道,到底怎麼了?」

連円堂也不放棄的跟著問了……

異狀…

我有表現的這麼明顯嗎…?

勾了勾嘴角,鬼道語氣盡量如往常一樣的道出雷同的回答「 真的沒什麼,只是發個呆罷了。」垂下視線,希望能就這麼結束這個話題。

果然還是同樣的回答阿。

看不到鬼道的眼神,円堂下意識低頭,思考著些什麼
『 ………… 』眼神和豪炎寺的對上幾秒,豪炎寺點點頭後和円堂兩人一起起身…

「?什……唔!!?」
察覺身旁的兩個人突然都站了起來,在還來不及反應之前鬼道便被四隻手臂雙雙環抱住。
「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啊?!放開… 」很少與人有如此親密的接觸的鬼道慌張、胡亂地推拒著
但狀況並沒有好轉,反而還明顯地感覺到他們的手臂更加收緊的力道。

「 喂!你們還不快放… 」
「 鬼道,你不說我們就一直保持這樣不讓你回教室了。」鬼道的左耳,極近距離聽到円堂發聲
「你、你們……!」
円堂和豪炎寺的視線慢慢移向鬼道,直視的雙眼像是在催促鬼道老實地說實話一樣。
他們的距離已經近到連氣息都感覺得到了,鬼道霎時面頰緋紅一片

「 我說、我說就是了!我說!所以、所以你們先、先放開我… 」鬼道說到最後已經緊張得閉上雙眼,就快說不下去了
得到保證,円堂和豪炎寺的手臂都漸漸放鬆,也移開了些距離。


重獲新鮮空氣的鬼道深呼吸再深呼吸後坦白道「 其實…我只是有點睡眠不足…」
聞言,豪炎寺充滿關心的眼神毫不保留地給予鬼道
「 昨晚熬夜了?」
「 呃、還好,分析資料所以忘了時間…」看到豪炎寺的眼神鬼道有些愣住。
「 是真的嗎!?這樣不行鬼道,你要好好休息才行!…對了!過來這裡!」
「 円、円堂??你那是… 」

那個姿勢…難道是膝枕?不會吧………
「 不用了,円堂…我想我不需要。」對円堂的行為無言以對,鬼道單手扶額無奈地拒絕。

見狀,豪炎寺也跟過去作了相同的姿勢並對鬼道拍了拍自己的膝蓋。

「 什…我就說不用了你們兩個!」聽人說話阿兩個足球笨蛋!!

「 可是!鬼道我很擔心你阿…豪炎寺也一樣吧… 」欲言又止卻又誠懇無比的話語,是円堂處處為鬼道著想的心意,察覺到這點的鬼道心裡頓時有些悸動。「 円堂… 」
豪炎寺對円堂點了下頭後眼神對上鬼道,語氣認真「 鬼道,你真的不需要客氣。」

豪炎寺你不要一臉正經地說出這種話好嗎!!

「 ………你們到底… 」看著円堂和豪炎寺仍待在原地不為所動,反而讓鬼道對自己的決定開始有些動搖
「 為什麼…願意為了我做這種事?… 」鬼道不自覺小聲的喃咛

「 嗯?什麼為什麼阿,我們是夥伴不是嗎?當然會在意鬼道的事阿。喔?豪炎寺。」
豪炎寺閉眼、點點頭,接著又看向鬼道拍了拍膝蓋,只是這次拍的力道比剛才又大了些。
「 所以快過來吧!快── 」滿意豪炎寺的答案,円堂又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並朝鬼道伸出自己的雙手。

「 即使你這麼說、我也…… 」

那可是膝枕阿…不是別的是膝枕……
像是最後掙扎,望了眼自認為是隊上最正常的前鋒。

連豪炎寺也還是這樣堅持阿…
低頭苦笑並嘆了口氣,天才策動者投降了「 哎……我說不過你們。」

「 鬼道你答應了!?太好了!那就快過來吧───快過來這裡啦─── 」

『 阿,但是… 』答應是答應了,但在鬼道眼前的膝枕,有兩個。

該怎麼抉擇?

在鬼道又陷入思考的同時,某個力道抓住了他的右手並迅速往下拉
「 ……啊!?」失去平衡的鬼道幾乎是用跌的方式向下撲倒,但他並沒有摔疼。

「 阿啊!豪炎寺你怎麼可以先出手!鬼道要先來我這裡才對啦!」

『 …… 』豪炎寺決定先不理會円堂的抗議聲,雙手向前快速地伸展了幾次,他將鬼道的身軀全納進了懷裡、拿掉鬼道的護目鏡後兩手放置在鬼道的腰際,這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喝成,豪炎寺看了看自己的傑作半晌後似乎很滿意地輕點了下頭。

「 豪、豪炎寺你… 」
鬼道滿臉問號,對剛剛的狀況來不及反應;円堂也因看到豪炎寺的舉動而呆愣在一旁
然後,被四顆眼珠子瞪著的人終於回話了

「 先搶先贏,對吧。」豪炎寺低頭向懷裡因自己的行為而慌亂不已的人笑了笑
「 什!先、先搶先贏什麼的… 」近距離看到豪炎寺的笑容,鬼道慌了手腳,臉頰瞬間刷紅

豪炎寺的右手輕撫上鬼道的臉頰,眼神對上,發出略微低沉又好聽的聲音
「 所以…這次是我贏了。」當豪炎寺說到最後一句時鬼道的臉頰已經整個紅透了

顧不得週遭狀況的鬼道深深地將自己的臉埋進豪炎寺的胸膛裡。
現在的他只想找個洞鑽進去,是單純地不希望任何人看到自己現在的表情罷了…但他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動作早已大大地刺激到某雷門隊長。

「 那、那種表情…鬼道偏心!偏心!我也要啦!豪炎寺快換人!換人啦──!」

兩人雙雙看著直喊「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然後在一旁狂嘟嘴的円堂
發現這個隊長早已忘記自己原來的目的了的豪炎寺和鬼道互望一眼,笑了。



微風吹拂,鬼道的嘴角大大地揚起,釋出真心的笑容。
好舒服的感覺…。






───…結果,鬼道最後是在豪炎寺的懷裡熟睡。



円堂將自己的制服外套慢慢地蓋在鬼道身上的同時,鼓著腮幫子、以不吵醒鬼道的音量對豪炎寺提出〝這次真是便宜你了……所以我要握著他的手,你沒意見吧?〞的威脅
豪炎寺狡猾地笑了笑「 牽手你就滿足了?」
在円堂還沒意會豪炎寺的意思時,豪炎寺抬手便開始輕撫鬼道額頭至耳朵附近的髮絲。

「!!豪炎…!」大分貝的聲音如期響起,豪炎寺立即做出噤聲的手勢「會吵醒鬼道的。」

『 唔!!』───算你狠!豪炎寺修也!


而早已安穩進入夢鄉的鬼道絲毫不知眼前為他所發生的劇烈鬥爭。
這場寵溺鬼道爭奪戰由豪炎寺勝出,円堂 守慘敗────嗚呼哀哉!






──



寫完了。

似乎什麼也沒吃到的隊長以及豪鬼甜過頭的腐文一篇~XD

……只是讓鬼道睡個午覺
我以為大約一千字就差不多了為什麼會寫到兩千五以上(冏






睡前小劇場
 
對現況還是感到有些不妥,鬼道漸漸收起笑聲
「 豪炎寺……你還是放開我吧,我真的不要緊… 」
「 …為什麼,是我贏了不是嗎。」
「 就說問題不是在那裡… 」汗顏
豪炎寺盯著鬼道有些困擾的表情,語氣似乎參雜些緊張地問「 ………討厭我這樣?」
也不算討厭…但也不是喜歡阿。「 …不算討厭…吧…?」
「 那就是喜歡了。」鬆口氣後用力抱緊,頭靠上鬼道的肩膀
「!!豪、豪炎寺!//////////就跟你說了───… 」
「 我不會放手。」斬釘截鐵
 
『 唔!』這麼堅持!?……
 
「 你決定好了嗎?」
「 決定…什麼?」略微遲疑
「 和我聊天,還是閉上眼睛。」
「 ……… 」你死也不放就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