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720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喜歡你。洛克人同人文。法布尼爾x赫爾琵亞

 

 

 



我喜歡你!赫爾琵亞!」 

我一點也不喜歡你。」 

沒關係,我喜歡你就好。」 


自那天起,綠有個,說喜歡他的人。
 


我會保護你的!赫爾琵亞!」 


大聲宣佈。是承諾、也是存在的理由。
 


哼,可笑。」 


我們被創造出來的使命是效忠艾克斯大人,其他的東西不需要。整天一副輕鬆、無所謂,不認真配合的態度,看了就討厭。
 


真的…很厭惡他的樂觀、開朗。』 



他們感情不合睦。
 


他們,是新世代的機器人。

 
 

───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認清自己的本份行不行?!」 


赫、赫爾琵亞…  



本份?認清…?
 

你…  


我們…不該只是為此而活。 

你這樣是很辛苦的。『 這種束縛…  


你是你…所以你只要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就行了阿。管他什麼使命…  

你,就是如此地不可理喻。如此地…與我不同。 



這是你在意他的理由?

 

 

』…我討厭他。 



我,一點也不喜歡你。」低頭注視的目光,冷冽無溫。 



沒關係,我,喜歡你就好。」聞聲,肩膀微顫,有些僵硬的抬頭,露出與往日無異、一貫的笑臉,卻隱約窺見…火紅眼眸似乎失去部分光彩。 


看到他的反應,我的眼神依然沒有一絲改變。心情也不如自己預期中那樣高興…依舊是平淡、冷然的。…轉身大步跨離此地,只感受到自己莫名地加倍不耐與不解。

 
 

─…是否非要離去,才會注意到少了些什麼?

 

 

───



巨大的爆炸聲,沒有令我感覺到疼痛。 

碎裂的機件從我身旁炸開,我覺得視線有點模糊起來,…是錯覺吧? 


炸飛出去的那抹紅掠過我的眼,我的心臟似乎漏跳了一拍,驚覺自己再次體驗到恐懼。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幻影自爆的時候,這種感覺是艾克斯大人說的〝痛徹心扉〞嗎?我還是不太懂。 
我只知道我不想再經歷這種感受了。真的不想…

 

 

 

 

 

因為那抹紅,我好熟悉…─── 



───

 

法布尼爾!!」 

耳旁傳來驚呼,一抹綠使盡氣力奔至我身旁。…是他嗎? 
隨時都會令我想起的他。想忘也忘不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他,只認為這樣〝沒什麼、很正常阿。〞可是幻影卻輕笑幾聲回堵我說〝你,戀愛了。〞我一開始以為他在開我玩笑,但是他的表情卻是溫柔的可以跟艾克斯大人相比了。那時我才知道,我對赫爾琵亞的在意原來是、是戀愛…的這種感覺…… 



 

紅有個,他喜歡的人。

 

 

 

───

 

 

其實我阿…並不愛打鬥,但是就別人來看我應該是個很好戰的怪人吧?

只是希望盡量減少他會受傷的任何可能性罷了,就這麼簡單。

 

 

 




我很強壯,所以不要緊!』希望他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

 
 

赫爾…琵亞,你沒事吧?…有哪裡、受傷…嗎……

無法移動,血跡斑斑、滿身是傷的身軀,主人仍是勉強自己開口。

可惡,好想看看赫爾琵亞有沒有受傷…可是我的眼睛實在睜不開,眼皮好重……怪了…?
忽然…好想睡覺…我就這樣躺著,暫時睡一下…可以嗎?


可以吧?要是睡過頭,你一定也會像以前一樣用力敲我頭、叫醒我的,對吧!
你不知道…
我…毎天都很期待、很期待你來叫我,那是我一天當中感到最幸福的時刻。

所以這次,你也會來叫醒我的。


睜開眼,第一個見到的…是你。』紅的深眸裡,永遠是綠。



你…自己都傷成這樣還管我!」微愣,繼而綠影忍不住放聲、怒斥。 

 

 

 


不需要…,我…不要你救………

軟化的嗓音釋出,並伸出自己發顫的雙手,輕觸他殘破不堪的軀體及染血的面容。感覺到自身的傷口混著灼熱疼痛正在加劇,但他毫不在意,在意的,只剩眼前的那抹紅。

 

疲憊脆弱的身心、倦怠了。

 
 

─── 



哪,赫爾琵亞……就算你對我冷言冷語、一點也不喜歡我也沒關係,因為〝我喜歡你〞這種心情就已經讓我很幸福了!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樣幸福,一直一直都是那麼幸福!




有個人,讓他很幸福。

 

 

 

───

 

 

 



…赫爾琵亞?唔?……怎麼…濕濕的?赫爾琵亞…你…在哭嗎?

 

 

 



使勁,拼命想說出問話,卻斷斷續續…快速、急促的喘息與呼氣聲使得字句毫不完整。
 

是誰…讓你難過,嗚……我…我替你……教訓他…所、所以…… 」…──




溫柔守護的眼眸、緊閉了。
 



別哭,好不好?』已無法開口說出的問句,淡然消逝。

 

 

 

 

沒辦法…我也想,但就是不聽使喚。我根本就止不住,這種心情。

 

 

 

你不是一直很希望我能認同你?既然這樣,

 

 

 

 

 

回來,好不好…


紅與綠的相處,本平凡、無趣,只是…

 
 

我喜歡你!赫爾琵亞!」

 

 

 


你…


我會保護你的!赫爾琵亞!」

臉上總是有著陽光般的笑容。 


赫爾…琵亞,你沒事吧?」


在我回頭時,卻已離我遠去。  

 

 

 

 

法布尼爾──────!!!」

 

 

 



───

 

 

 能不能,再回頭對我笑一次?能不能,也帶我一起… 


我喜歡你!赫爾琵亞!」

 



啪───

 

 

…他聽見,胸部機件碎落的聲音。

 

 



沒有希冀奇蹟的發生,自然地隨之絕望、凋零。

失去了,不可能要的回來,所以現在…我能做的,就是跟著你。





我來了。』有個人,他绝不會忘記。


這是,紅與綠的故事。

 

 

 
 

緊急!!蕾微雅丹大人!」快速的跑步聲夾雜大力的撞擊聲,在蕾微雅丹的操控室門前停止。

…說。」頭也不回,冷靜地閉了閉眼,語氣略微上揚。


這白痴是新來的吧?真是…

好好的門不好好開竟然破門而入…這麼衝動一定是那個戰鬥狂的部下,………或許我該好好整頓一下兵力,太久沒操他們才會連個基本規矩都沒有。 


 

 

 


是,總控室突然無法與艾克斯大人聯絡上!!該怎麼…  


…我知道了,不需要擔心,艾克斯大人沒事。」略微驚訝後下意識地抬頭望了望螢幕,露出淺笑。


遣退部下,自己也迅速隨手整理、收拾起未處理完的文件後,快步離房,往傳送房走去。在關了燈、昏暗的房間裡,唯有一處始終有著明亮的光芒。

 
 

螢幕上,殘留他們在一起的光景…這是為了給留下來的人,追憶。


 


───
 

艾克斯大人…  

沒事了,蕾微雅丹…已經沒事了。」

只要你們幸福就好,只要、你們幸福就好…

艾克斯大人,真的沒事,又為什麼要露出想哭的表情?」 

是高興呢,蕾微雅丹…

 

 

 

只要知道這些就好。不要疑惑、只管向前。

 


他們曾在最後一刻,擁著對方。
 




───
 

 

艾克斯大人… 」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停止,出聲。

是蕾微雅丹阿…妳也來了。」早有預感她也會來似的,艾克斯隨口應聲。 


是。」平常對人犀利、不留情面的眼,現在卻是非常地溫柔。

 

 

 

現在想想……這樣結束,似乎也不壞。

 

 

 

 

 

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是吧…法布尼爾,赫爾琵亞。

 

荒地上,殘留數不盡的機械廢鐵。

 

 

 
艾克斯大人,〝痛撤心扉〞是怎樣的感覺? 

恩…大概是指會感受到很強烈的緊張、恐懼、痛苦、絕望的一種悲傷感吧。
 

…既然這樣,那爲什麼不一開始就鄙棄它?
 

 

 

 

…我們來看你們了,法布尼爾、赫爾琵亞。」 

 

 

 

 

000───

 

 

 

紅有個,他喜歡的人。

有個人,讓他很幸福。

 

 



祝你們在天上,永遠幸福。

 

 








000---

 

綠有個,說喜歡他的人。

有個人,他絕不會忘記。
 

 

 



紅與綠的相處,本平凡、無趣,只是
 

 

 


別哭,好不好?』

我只要你回來…  

 

 


默默守護的柔眸、緊閉了。
 

疲憊脆弱的身心、倦怠了。
 

已無法得到回應的問句,淡然消逝
 

 

 


綠的天空裡,永遠有紅。

 

 



這是,紅與綠的故事。

 

 



──
 

 

 

曾經,有個好戰鬥的紅。 

曾經,有個愛天空的綠。
 


螢幕上,殘留他們在一起的光景。

這是為了給留下來的人,追憶。 

荒地上,殘留數不盡的機械廢鐵。

他們曾在最後一刻,擁著對方。

 

 



只要你們幸福就好。
 

只要知道這些就好。

紅的深眸裡,永遠是綠。

 




只要你們幸福就好。

 

 

只要知道這些就好。

 

 

祝你們在天上,永遠幸福。

 

 

 

這不是你說不要就不要的…

艾克斯大人? 

赫爾琵亞,我想現在的你還不需要去了解它。
 

艾克斯大人…對不起。
 

唔?阿…不用跟我道歉,赫爾琵亞,我沒事。我想,或許哪天…你也會了解的。


他們曾在最後一刻,擁著對方。

 

 

 

 
 








 

 

 

 

 

───

 

 

 
遙之久,一個年幼的綠影對瘦長的青藍問道…

至少,你們不會再分開,至少…你們是笑著的。

』蕾微雅丹側頭淡淡地眺望了四周一眼,垂下眸、無言。 


今日的落陽、空氣皆與那日相同,激鬥後的痕跡也與那日無異,遍地仍佈滿鋼鐵殘骸。
 

當時的蕾微雅丹不懂他們的情感、不懂艾克斯為什麼又是笑著又是流淚,她只是望了一眼臥倒在地的他們,心情很是複雜。
 

 

 

苦悶?悽涼?不…好像不是這些,可是她也說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只是重重皺起眉、抬頭讓自己的視線只能看得到夕陽與染紅的天空。

 

 

 

─…有那麼一瞬,她,不願再低下頭。
 


…也許那時的我,只是不想看到這種結果罷了。』另外,也是因為自己潛意識感覺到以後會開始接觸寂寞了吧?哼,真可笑…一向自信的我竟也會如此軟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