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7372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妄之災。通靈王同人文。葉好





──



咳…我要起來…

不行。」

可是…我、咳…咳咳…

是病人就要好好養病。」

可…

沒有可是,不准你說話了。」

 

 

 

 

 

 

 

 

 

 

 


唔…霸道… 』床塌之人緩慢地喘著氣。

皺眉、伸手拉了拉厚重的棉被覆蓋全身,只露出自己鼻樑上一半的頭、秀長髮絲雜亂地披散在枕頭及其週圍,只是主人並無心理會。


雖然平常的葉一副任何事情都無所謂,其實真的堅持起來根本沒人贏得過他…就像我現在的情況。
躺在床上的人有點惱,卻又像認命了似地閉了閉眼,嘆息。


嗯?在想什麼?」聽到嘆息聲,回頭瞄了一眼。

故作不悅的語調嚇得他以為被發現了心聲,頓時一陣心慌。


沒…呃──咳咳!咳… 」緊張得話都未說完,喉嚨先發養地用力咳幾聲。



原本好看的柳眉在聽到床褟上咳出更加劇烈的沙啞聲後立刻不悅地皺起。



無法與火靈出門兜風,被葉的氣勢鎮住,被感冒所擾…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像是自己活該,沒做任何事卻總是在吃悶虧。



怎麼搞的…



伸出一隻置於棉被裡悶著的手,提上、放在自己留有薄汗卻尚未擦拭的額,床頭旁的一對五芒星耳飾像跑馬燈、無時無刻不斷提醒著他昨日發生的事般,閃爍著不輸那日的明亮光芒。


唉,真的是…倒楣…




昨日

其實是個非常好的天氣,太陽很大很耀眼…或者該說,根本是酷熱難敖。

時正中午,受不了暑氣的好跑進房,換上一整套短袖的輕便服裝後便直接坐在民宿的長廊上,拿根緋色的綁圈隨意將自己的長髮束起,右手拿著有五芒星圖案的大扇子,開始使勁對自己煽風。

煽著煽著,不知何時,好發覺自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太陽已快下山。


他身旁放了盤剛切好不久的小玉西瓜,每一塊西瓜都去了子、且切面整齊無比,看來是葉切給他的。好想也不想,伸手拿了塊放進嘴裡後,沒來由地哼起輕快的小調。他的心情似乎不錯。



只可惜,維持不到五分鐘。


…誰會曉得明明好好的坐在原位咬西瓜,卻無緣無故的被水給弄得全身濕呢。

抬頭望了一眼替院裡的花澆水卻無故潑到自己身上的粉色短髮女孩,納悶再納悶。



啐,我招誰惹誰了?



看到自己又搞砸了的玉緒慌亂的跑過去替他擦拭頭髮,嘴邊不忘直道歉。

好也沒說什麼,只是略微低頭,沉默片刻。



…我是花?」

即使自認有再好的修養,還是忍不住脾氣;即使知道這是個蠢問題,還是忍不住提問。


真…真的很對不起,好師兄…我…

別喊我師兄。」

是、是,對不起…




恩…在這之後的晚上

我還被葉訓了一頓,…原因是我沒換下身上那套溼透的衣物。

我想反正天氣這麼熱沒多久就乾了。

只不過是沒把衣服換下來罷了,沒必要火氣這麼大…吧。



…這句話,我以後再也不敢說了。



〝感冒了怎麼辦?你…真的是很不會照顧自己。〞

〝這麼熱的天,我才不會感冒。〞




好心虛地回憶著葉昨晚的怒顏以及自己像個孩子般不甘示弱,堵氣的回嘴。





嘶嘶───




…唔?什、什麼… 」忽然,有個影子冒出來,在好的眼前放大,近到好對焦後仍是看不清,

這是…手吧?葉的手嗎…上頭似乎還拿著什麼。


喉片,含著吧。」葉晃了晃拿了喉片的手說著。


好看了葉手中的喉片一眼後順從地開口、含進。
冰涼的手觸摸上垂著雜亂柔髮的額,略高的溫度自手心傳回,傳入葉的心裡,更是擔憂。


恩…差不多開始發燒了。」葉望著好,眼裡滿是心疼。


難怪…覺得很熱…可是好像又有點冷… 』有氣無力地想。現在可說是連回應葉的話都懶得說了。『 嗚…好累… 』好的眉頭越皺越緊,額頭開始留下汗珠。


」無言,凝望好的動作,若有所思。經過短暫片刻後,葉面無表情起身往房門走去。

咳…?葉,你… 」那個方向是…放醫療用品的…



…等等!他該不會是要給我吃藥吧!?
我怕藥味呀!葉,等一下!

嗚…怎麼辦?人已經不見了…
裝死暈過去可以避掉嗎?不行不行,這招之前用過了行不通……還是先逃命再說??可是我的體力夠嗎?…噢嗚,我的頭…好暈哪…───





恩?」…睡著了?

回房的葉聽到床上傳來規律的呼吸聲,隨即噤聲後再慢慢靠近,微彎腰、仔細端詳好的睡臉。


恩…臉好像比剛才更紅了,還是再去多拿點冰塊好了。

明明就是一直躺在床上休息,怎麼卻一副非常、非常疲累的樣子?


看來這次感冒挺嚴重的…


葉疼惜地輕撥好臉龐散亂的濕髮,卻不知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好只是為了〝躲藥〞,胡思亂想得變成呈半昏迷狀態罷了。




恩…?」冰涼的感觸極盡輕柔,卻仍是無可避免地吵醒了靜靜躺在床上沉睡的人。

好慢慢睜開眼,喳了喳後看清視線,原來是葉拿濕毛巾在幫他擦汗。


有舒服點嗎?」看到好醒過來,問了句自己目前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恩… 」好涼快,真舒服…


好再度閉上眼,享受葉貼心的服侍。





──




葉讓好半坐起身,因為這樣平視的視線讓他說起話來會比較舒服。


」欲言又止,好躊躇的低著頭,眼神飄忽不定。


猶豫什麼?


怎麼了?」看他一副想說話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的窘境,葉想也不想地決定率先提問。


曾幾何時,你的喜怒哀樂成了能輕易左右我心情的利刃。

我只為你改變。我只在乎你。願你能無憂無慮地,常展笑容。


葉,這次怎麼沒拿藥?」深怕自己感覺像在提醒他要去拿藥似的,好小心翼翼的問。

怎麼,想吃嗎?」才作勢要起身就被虛弱無力的聲音慌忙阻止。

不!才不是…我…

看著好,瞇眼、笑了笑,葉被好難得〝很怕藥〞的緊張神情逗得開懷。

我倒是不介意你再裝睡一次。」不留情面地戳破好打死也不願開口驗證的往事。

…我是真的在睡覺!」他果然早就發現了,那次…。雙頰不經意再紅潤幾分。


想起前次著涼,為了避藥而裝睡卻反被偷吻,努力隱忍住怒火,憋過去後,好死不死地眼角似乎有撇到葉離去時那略微上揚的嘴角。


惱羞成怒了?呵…好像有點太過火了。


睡覺也沒關係,我絕對會盡到照顧病人的責任。」葉特別強調絕對兩字,因此換來好強烈反駁。


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傢伙───!!


不‧需‧要!呼… 」大聲說話果然很累。感冒真是麻煩…


葉也沒再說什麼,只是陪個笑臉後拿起放在床旁的蔬菜粥說:「
吃點吧?」


唔?吃粥…


當好才在思考要不要吃的時候,葉就已經迅速地替他將粥吹涼後靠近,笑著說:「
來。」


』這樣我還能拒絕嗎?…

對葉不容拒絕的溫柔舉動沒輒,只好乖乖張嘴,一口接一口吃下去了。


嘴邊有殘渣。」

嗯?喔…

真不知你是怎麼吃的,或者說我是怎麼餵的呢。『
~ 』不管如何,這樣自然的你很可愛、很讓人心動…葉在心裡暗自偷笑,心情很是愉悅。


然後,這一整天,葉都片刻不離地陪伴在好身旁,照顧他…直到康復。








──‧我是改編後續的番外分格線‧──提醒:有
kiss







嘴邊有殘渣。」

唔,在哪…

還沒問完,葉就傾身覆上好的唇角,挑去菜渣後繼而輕舔他溫熱的唇辨,進一步伸舌逗弄。

阿… 」感覺濕滑伸進自己嘴裡,混濁著兩個人的唾液翻攪,害得好更加渾身燥熱,無奈身體虛弱,絲毫推不動抵在自己面前的人。

長吻好不容易結束後,葉低頭繼續往鎖骨落下綿綿細吻,這是專屬於他的印記。

嗚恩──哈…咳咳……等…咳… 」老天,發情也該挑狀況吧!走開啦─!

止不住咳聲與輕喘混雜,雙手無力的搭在葉的肩膀上,好在內心狂喊。

」停住動作,抬頭、葉深邃的眼凝望好的病容。明知不可為,卻…


不要吧?葉…

唔…如果真作了,我的身體真的會受不了了。可是,如果葉堅持繼續,我也無法拒絕呀…與葉對望,好緊張地再喚了喚,語氣裡有一點點懇求的味道。

葉停頓一會兒,原本鬆開的手再度抱緊好,低頭吸取他頸間的芬芳後,鬆手退開一點距離說道。



好好休息吧。」今天放過你。

不過…

等你康復,可得好好的補償我喔…好。」充滿曖昧、葉那磁性的語調讓好全身一顫,來不及反應地又被葉偷了個香後,忍不住吸氣、滿臉羞紅地使勁對著人早已溜遠,剩下晃動的房門怒吼



麻倉葉───!!」 你又偷親我───!!











00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