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69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天降甘霖。閃電十一人同人文。10/14豪鬼日賀文。豪鬼豪



以下正文



──



「豪炎寺?」


單獨走在樓梯間的人聞聲抬頭「鬼道…你也是今天值日?」遲疑了一下,豪炎寺了然地問
「是阿。」走下樓梯並同一時間也理解對方為何滯留了的鬼道應聲
豪炎寺和鬼道並肩下樓走向鞋櫃。

好巧不巧,就在這時大樓門口開始響起由小至大、由慢到快的雨滴聲,豪炎寺和鬼道朝大門望了眼、換好鞋後走近一看天空已是一大片灰色,眼前的景觀明亮度頓時降低不少,較遠處的視野逐漸矇矓,站在身旁的人率先道:「果然下雨了…」


「恩,最近雨下的很頻繁。」豪炎寺打開手中的傘扣,看到身旁的人沒有動作
「鬼道?你的傘?」豪炎寺從沒懷疑過鬼道或許也有不帶傘的時候
「昨天借給春奈了。」觀望雨勢『看來這場大雨一時半刻是不會停的…』
看到天空黑壓壓的一片使鬼道原本一直輕皺的眉頭不自覺加深。這場雨下得真不是時候。

借給春奈…聽到鬼道沒有傘的原因,豪炎寺的面容放柔不少
…是阿。即使知道今天也有可能會下雨也還是先將傘借給了妹妹,這就是鬼道有人的溫柔。
豪炎寺撐開手中的傘提高至鬼道眼前,他柔聲道:「走吧。」

鬼道眨了眨眼「阿…恩,不好意思。」一同撐傘步入雨中




在他們離開學校後沒多久豪炎寺突然開始自己笑了起來,見到此狀的鬼道疑惑道:「怎麼了嗎?」

「阿……沒什麼,只是想到我們還是第一次這樣子一起撐傘。」豪炎寺邊說邊隨意瞄著地面,臉上有些微紅但還是保持笑容,看著這樣的豪炎寺鬼道也不禁跟著笑了「是嗎。」

鬼道順著視線望過去瞧見豪炎寺的左肩衣料顏色明顯變透,再順著看下去發現豪炎寺的左半邊制服也幾乎都濕了,他趕緊推了推傘柄語氣藏不住驚訝地喊「…豪炎寺?你的……你這樣子會著涼的!快把傘移過去…」他看到他連髮梢也有些濕了。

「不用了。」一副無關緊要的語氣,豪炎寺聳聳肩無謂地說。
「什麼不用!你…我沒關係!你這樣……!!」鬼道聽了氣急地反駁,還想說些什麼卻腦筋一轉地突然明白了豪炎寺拒絕自己的原因

就是因為護著自己,…因為他把雨傘的大半位置都讓給了自己,所以他才會被淋溼。

『………』鬼道握起拳頭、噤口不語,繼續責備也不是;接受好意也不是。
他決不同意豪炎寺為了他而讓自己著涼,但對方也是同樣,不然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幅樣子


雙方都不願妥協。


但是…如果自己真的一直沒發現,他真的打算就這樣子回家然後隔天抱病來上課?
思及此,鬼道忍不住偷瞄了眼對方。

『這個笨蛋…』

「鬼道?」聽對方話說到一半突然沒了聲音,豪炎寺知道鬼道正在思考,但他不清楚他在思考些什麼,於是他喚了喚身旁的人…同時不忘將傘移了點回去。

不管鬼道說什麼,他不會讓自己喜歡的人受風寒。絕不會。

聽到叫喚,鬼道眼神一凜將自己的身體貼近豪炎寺,左手勾上對方「…這樣就行了,繼續走吧。」
鬼道發現自己的心跳在開始動作前就加快了,他右手抓住胸前的書包背帶、微微低頭想盡速恢復冷靜。


…這就是鬼道有人想出的辦法。這樣的話,雙方都不會著涼。


看著人正依在自己身旁並且耳朵泛著微紅,拿著傘的右手臂直接感覺到對方的體溫
豪炎寺瞳孔微睜,鬼道的所有如今徹徹底底呈現在自己眼前……腦袋一瞬間天旋地轉,在豪炎寺尚未意識到之前身體就已先作出了動作,無法阻止地,他…親吻了他的額頭

『咦』

什麼…剛剛碰到我的額頭的是……「……咦?!」瞬間退回原位,鬼道摸著自己被吻到的地方臉紅大喊「豪、豪、豪、豪炎寺…!!」不是說好在外面不要這樣子的嗎!?突然在這種地方,要是…要是有人看到…!

「抱、抱歉!」親完的瞬間就後悔了。
知道鬼道會有這種反應的豪炎寺立刻道歉「我、不知不覺就……真的很抱歉!」

看到對方似乎也被自己的行為嚇了一跳的鬼道疑惑想,豪炎寺不會無緣無故作出這種事,那麼就是自己讓他想這麼作了?…是這樣嗎?

「…是我做了什麼…嗎?」但我只是靠過去一點而已不是嗎?雖然勾著豪炎寺的手有點不好意思。

『呃』瞬間呆愣「你不知道自己很有魅力嗎。」語氣是敘述句,語法是疑問句。

「什麼魅力,…我可是個男的。」再怎樣自己跟女生可是完全劃不上邊的,更何況他校的學生還曾經很怕以前在帝國時的他呢。鬼道忍不住自嘲。

聞言,豪炎寺立刻嘆了一口長長的氣「你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對這種事情完全沒概念呢……」
也因為這樣的你,身為戀人的我就要變得比一般人辛苦,各方面來說都是…雖然這樣子也很可愛。

「什麼事?什麼概念?………阿,我走這邊。」不知不覺已到分岔路,鬼道退開一步示意彼此該分開走了

「我送你。」豪炎寺直接靠了上去,知道豪炎寺會這麼回答的鬼道立刻抵住豪炎寺的手
「不用了,我們相反方向,…倒是你趕快回去換衣服,不要著涼了!」再三叮嚀,鬼道發現自己很在意豪炎寺身上淋溼的部份,眼神一直忍不住盯過去。

「可是……呃…」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鬼道下一秒可能會立刻變臉的情況下豪炎寺不得不將後面想說的給全數吞回去,…既然一點反駁的餘地也沒有的話那也只好同意了。

豪炎寺露出寵溺的淡笑「那,明天見。」
「恩。明天見…」聽到應聲後隨即轉身離開,鬼道看著眼前逐漸走遠的背影…

在雨中,豪炎寺的背影寬廣、可靠且沉穩,他的實力無庸置疑。

豪炎寺修也
中學時期傳說中的王牌射手,一年前自明日之星足球大賽中消失,有個如火焰般強勁的射門絕招。

這樣一個不平凡的人現在和自己正在交往。
『為什麼,為什麼不是円堂;不是帝國的夥伴……而是    他?』

有時候想想還是會覺得不可思議。鬼道想不起自己到底是何時與他有了交集,是自己主動攀談?或者是對方主動?何時開始互動,何時有了牽絆,又是何時有了眷戀…
這些過程他都不清楚。

向前邁開腳步

現在的他只知道……他不想離開眼前這個背影。

「ごうえんじ!」步入雨中急喊了聲對方的名字,聽到叫喚、正欲轉身的同時鬼道順著動作靠了上去,他在他的耳際旁輕聲說了一句

「さっき言うに関わらず、
オレは自分の好きな人はごうえんじしゅうやだけで分かでさえば十分だ,違うか。」

對豪炎寺說完想說的後,鬼道在離去前回望了一眼…
這次 他沒有眷戀的離開了。



「掰。」














鬼道人已返家。

站在雨中的豪炎寺卻久久沒有動作,他想自己也早該離開了,但雙腳就是不聽使喚。

『糟糕……』臉上不斷上升的溫度令他不得不在意,他舉起手遮住自己的臉,多希望現在這溢滿胸口的心情可以像這場雨一樣盡情宣洩…面對戀人這措手不及的過度親密,即使是冷酷聞名的豪炎寺也得舉雙手投降

『這根本就是犯規了吧…』

豪炎寺深吐一口氣,希望能多少減緩自己過快的心跳……但似乎是徒勞無功。
他悠悠地想,原來自己一直以來都會錯了意。…誤會大了。

──…鬼道竟是個會坦言自己喜好的人。



『老天………我現在可是、超級高興的阿……』豪炎寺想,他永遠不會忘了今天這場雨、鬼道這句話















豪炎寺

不管你剛剛說的是什麼
我只要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豪炎寺修也就足夠了,不是嗎。










END──



少了隊長的純豪鬼果然不好寫。(擦汗

然後字數達到三千了…OTL(猛捶地板








延伸小劇場

在雨中,豪炎寺的背影寬廣、可靠且沉穩,他的實力無庸置疑。

豪炎寺修也
中學時期傳說中的王牌射手,一年前自明日之星足球大賽中消失,有個如火焰般強勁的射門絕招。

這樣一個不平凡的人現在和自己正在交往。
『為什麼,為什麼不是円堂;不是雷門或以前木戶川清修的夥伴……而是    他?』

「豪炎寺!……為什麼是我?」為什麼你最終選擇的    會是我

豪炎寺轉過頭,表情小小的驚訝
經過短暫的沉默後    他對我露出微笑並伸手將我帶入懷中…他說










「就因為你是鬼道有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