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67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了解。( 葉x好 ) 七 ~ 九




阿葉直視的眼神,彷彿已將他的內心窺探的一清二楚!


他,開始語無倫次地試著反駁。


「我、我沒有…………………我是……


葉王現在腦中一片混亂,完全不知該如何開口。






…………
現在的他,連要說一句完整的話都很難。


這樣的葉王,何曾見過?



阿葉心疼了起來
……






在葉王強大的力量之中,其實可以窺見



像個孩子般善良的心,正承受著極大壓迫的傷痕。






心之傷



我該如何幫他才好?



全宗……

 

 

 

 

 

 

 

 

--------

 

 

葉王


阿葉慢慢的抬頭,像是安撫似的,給了他一個很溫柔的微笑。


左手伸到葉王原本的座位上,輕拍幾下,示意他先坐下。



葉王,你以前也是一個人吧?跟我一樣,孤單一個人


阿葉垂眼回望著火焰,若有所思的說著



怎麼








這是怎樣的感覺?

突然……如此寂靜,讓人無法放下不管




葉王困惑地輕皺著眉,座回原位。
他的心裡雖然有疑問,但他並不想開口。



在阿葉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比以往更堅定的眼神。


……
他知道自己無法拒絕他。






想說什麼?





雙眼微撇向他,嘴角緩緩上揚。


看來,心境已漸趨平穩了阿葉心想著。



在我還很小的時候……


毎當夜晚來臨,我都會仰望天上的月亮因為這樣我就不會感到冷了。」


阿葉抬頭望望夜空,尋找著當年的童真。





好冷喔……恩?月亮的周圍都黑黑的
……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樣覺得冷呢?


你放心,我可以在這裡陪你阿,還有星星呢。


這樣,我們都不會覺得冷了!






冷?你
……

這樣就不會冷了嗎?



葉王不禁疑惑地抬頭望了望

可,我還是覺得很冷冷到發顫呢!呵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個?我不想聽」凝視著火焰,卻無法感覺到溫度。



你並不是真的感到冷,只是希望能擁有溫暖罷了。


而人類,無法給你!



因為阿,我現在知道,還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不會感到冷喔!」



恩?

!?」

 



阿葉伸出雙手,毫無預警地,葉王已被阿葉抱個滿懷。

葉王瞪大眼睛,雙手有些遲疑的伸向前欲推開他。
阿葉再度開了口,及時阻止了他的動作。



你看,這樣我們兩個都不會感到冷了。」

微愣,葉王的雙手停在半空。


 

現在,他的心莫名地悸動……因為他的溫暖


不需要月亮,也不需要星星,我們一樣可以擁有溫暖。」

葉王對上阿葉的眼神,不解。


他的眼,盡是難懂的深意




放開

警覺現在的處境,葉王撇過頭去胡亂的掙扎著……已是無暇思考其他。

阿葉抱著葉王,輕鬆制住了他的抵抗,開懷的笑著。


才不要。」



葉王絕不會忘記

這細膩的感觸緩緩地蔓延全身……溫熱了心靈……這是拯救自己的笑容。







---------



難道,你發覺到我



你的事,我一直都看在眼裡,你知道嗎?



 

 

---------

 

 

 

 

 

臉頰一熱,猛地使力推開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隨口說了句「 該回去了。」的話,隨即迅速的喚出火靈,乘著它離開了湖邊。


留下被推倒後有點錯顎的阿葉一個人。




……

遲疑了會兒,阿葉淡淡的笑著搖了搖頭,望著葉王離開的方向想著





這該是落荒而逃吧?


……
今晚,就先這樣吧。



勁自起了身,拍除衣物上沾染的灰塵,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今晚出門真的,很值得呢。







---


飛離湖邊的葉王,不自覺地朝著光亮的方向前進,到達的地方是閃爍著

銀光的聚合晶體,精靈王。






越是靠近,就越能感受到無限的生命。


這裡,有我所追求的
……




葉王舉步靠近,站在邊緣處伸手欲接。


但它卻是穿透了葉王的手後,慢慢變透明進而消失。


葉王遲疑地動了動手指、垂眼凝思。





像天空一樣寬廣無際、像花草一樣輕柔芬芳、像大地一樣充滿生氣的,這種感覺


即使自己的手沒有任何真實的觸感,卻也能夠感受的到





心一動,葉王提步進入其中。


慢慢抬起頭並闔上雙眼,全身放鬆的感受著精靈王。

葉王的周圍像是落雪似的閃耀著光芒,髮絲與披風輕柔的飄逸著。



如此唯美的景象,卻還讓人覺得有著一絲可稱為孤寂的味道存在其中。



微睜眼眸,沉默一會兒





剛剛就這麼跑掉了。


那種奇怪的感覺



沒有任何讓人厭惡的氣息,只有包容、接納
……

但自己卻想逃開,是因為這是從未有過的陌生感吧?


只是個擁抱就讓自己如此慌亂





披風下的手一緊;心念一轉,火靈出現的瞬間人也早已消失。






---


耳邊伴隨蟲鳴,倚著朦朧月光慢步返回住所,從遠處就能看到自己忠心的朋友。


葉主公。」低頭道。

阿彌陀丸,跟喪助聊的還愉快嗎?」只是淡淡的一句問話,卻也能暖的直透人心。


是。」


是嗎?那太好了。」阿葉大大的露出微笑。


葉主公?」似是察覺到哪裡不對勁,阿彌陀丸遲疑的一問。


謝謝你在這裡等我,我們進屋吧。」


阿葉給了阿彌陀丸一個令人摸不透的笑容後,舉步進入。


阿彌陀丸遲疑了會兒,趕緊跟上,只是眼裡充滿不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