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7372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了解。( 葉x好 ) 十 ~ 十二



但是自從回來之後,他能待的地方就只有床了。 

因為過於暈眩及無法使力的身體使得他無法下床走動。



…看來真的是精靈王的關係。果然無法做多餘的接觸…

望了望窗外,葉王甚是不耐煩的想。 





────怎麼……

「 又來了… 」微睜眼,葉王平躺在床上,慵懶的舉起右手碰額。 



只要一閉上眼,腦中所浮現的都是那晚… 

阿葉的笑容、阿葉的話語……還有,阿葉的擁抱… 

葉王有些出神的想著,內心百感交集。 



……不該是這樣…

我…好像失去了什麼,可是好像也得到了什麼………




──── 


「 葉王大人,小黑炭拿藥過來了。」 


詢聲移動視線,看了一眼慢步跑來,乖巧遞上湯藥的小黑炭。
 
葉王伸了伸手,慢慢坐起身的接過碗。 


…! 


「 這個… 」眼角一陣抽蓄,不自覺的皺眉。

「 …這個材料是? 」葉王雙眼緊盯那碗湯藥,屏著呼吸詢問。

「 這些都是瑪莉她們弄來的。」

小黑炭笑著回答,卻發現葉王忽然間低下頭、沉默了… 




瑪莉她們阿………這個果然…


「 葉王大人不喝嗎?」小黑炭疑惑地開口。

葉王無奈地看了看手中那碗烏漆抹黑的……呃……『 被稱作是湯藥 』的黑色半液體,敷衍的說了句

「 你先出去吧。」的逐客令。 




霎時,房裡又恢復了無聲。 


───




「 阿葉,你昨晚跑到哪裡去了?」女孩以居高臨下的態度,甚是生氣的問。

「 只是睡不著出去走走。」轉過頭一貫地笑著回答,這就是阿葉。

「 喔 ~ 是嗎?那現在去做特訓,午餐在兩個小時以後。」

像以往一樣不容拒絕的發號施令,只是,似是還含有著其他難以查覺的情緒。 


「 安娜。」

「 什麼事?」聞聲,止步停在門邊回望。

「 …沒事,我先去跑步了。」與往常一樣,離開房間往玄關走去。 



聽見這番話,安娜頓時全身一陣僵硬。 

待阿葉閤上大門、離開家後,才緩緩把房門帶上,轉過身背靠著房門,低頭不語…… 




如果當初… 

我們不曾擁有婚約,不曾相識,那是否自己的心情會平靜許多? 

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體會到心碎…… 


…愛你,可是,愛的心好痛… 



是命運的捉弄嗎? 


原以為自己能為他盡一份力,如今…卻成了阻礙。

這一切,早就註定了…… 

是自己一直不願放手,才會導致現在的局面…

……不是嗎? 



咬唇,安娜努力的想睜眼看清室內,卻發覺眼眶早已一片濕潤。 

只能獨自…無聲地垂淚。




--------


已無需言語,這段戀情、這種默契……或許這就是兩人最好的結果。 






000───

 

───對我而言…他是特別、也是很重要的存在。

而對你們而言,不也是嗎…───

 

000───

 

離開住所後,阿葉以慢跑的方式前往特訓地點。

途中,忽地,耳邊傳來倉促的話語。

葉主公。」

恩?』不似阿彌陀丸平日的語氣…

阿葉撇過頭,看到阿彌陀丸的雙眼緊盯著左前方不遠處。

 


……哪裡不對勁了…

在通靈王大戰期間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當然包括…失去性命。

所以人人自危,即使現在活著,未必下一刻亦是如此。


時間的流逝,考驗通靈人們堅強的心智,直到最後一刻仍能存活者,即是王。

全身防備,阿葉機警的順著阿彌陀丸的眼神看去,原來,是彼此都熟悉的三位女孩───花組。

 

咦?」扎眼的同時也大聲地發出疑惑的單音。

眼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變成純粹的疑惑與好奇,想也不想即快步靠近。

你們…

…葉少爺。」平淡的語氣自其中一位黃色長髮的女孩口中傳出。

你們怎麼會在這兒?」阿葉淡淡一笑。

 

 

其實,這也並不是什麼非問不可的大問題,只是,實在令人好奇…

她們站在帕契藥房前面的原因。

 

 

是誰生病或是受傷了? ……,會是自己所想的那個人嗎?…

一想到那人不怎麼會照顧自己、阿葉心裡頓時一陣氣悶。

 

這事與你無關。」甘娜皺著眉回答,眼裡充滿排斥。

靜靜地望了甘娜一眼,隨即道:「 …是葉王吧。」

你……哼!」甘娜吃驚的看向他數秒後,隨即用力轉過頭。

竟然…這麼簡單就猜到。───實在太令人生氣了!』

看來我是猜對了。』看著甘娜背對自己的這種反應,阿葉忍住笑意,眼神也越發柔和。

 

 

───對我而言…他是特別、也是很重要的存在。

而對你們而言,不也是嗎…───

 

那,現在的情況如何?」不在意甘娜盛怒的心情,繼續接著剛剛未完的話題。

「 …葉王大人只是沒精神,一定很快就可以好起來。」

聲音出自慢步走近,現已站在阿葉後方的高挑男人身上。

 

葉王大人是我們的理想國之主,不容許任何人侵犯。

即使是你…麻倉葉,也一樣。

 

是嗎…… 」阿葉細聽來人的話語後若有所思地低聲、簡單回應著。

 

───從語氣可以聽的出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句話,雖略為遲疑卻堅決,還藏有令人不易發覺的擔憂與…敵意。

 

拉基斯多,你是純粹的護主;抑或是……即使你的動機不單純,也罷───

 

…葉王,看來是病的不輕。原因是昨晚嗎……

凝望花組她們逐漸離去的背影,阿葉的心思飛到九霄雲外。

 

 

 
漠視?或是……探望?…

輕咬唇,還來不及決定,雙腳卻已大步跨出───

 

 

000───

───與你為敵,是我出生在麻倉家的宿命。

可,無法不在意你的心情,卻是我最真實的感情。───

000───

 

在我心底,果然是希望這樣做的吧?

即使是一個不經意的舉動,也能使自己亂了心湖。

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深深受他影響。



即使不想承認,卻是事實。

 

一直跟隨在身旁的阿彌陀丸發覺了他們即將到達的目的地,略微猶豫的開口。

葉主公,這樣好嗎?…

聞言,阿葉有些僵硬的停住步伐,淡淡皺眉,語重心長地緩慢說道。

……阿彌陀丸,你也知道的,不是嗎?」說完,緩緩伸手握住胸前的項鍊。

 

 

思緒…混亂不堪。

 

因為,連安娜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舉動,到底是同情?

或是……愛情。

一開始的承諾,不知不覺地發酵。就算自己已經找到了解答又如何?

 

 

───與你為敵,是我出生在麻倉家的宿命。

可,無法不在意你的心情,卻是我最真實的感情。───

 

 

我,該怎麼做才好?…該怎麼做…

 
全宗…

 

 

 

 

 

 

───…葉少爺,你一定可以…


…全宗───!?

猛地轉身,慌亂地尋找著那熟悉的聲音。

眼神在周遭來回尋視,但寬敞無際的道路上根本毫無一人。…哪來的他?

可是,相信自己決不會聽錯。那的確是他阿……

阿葉悲傷地收回目光,眼底有著淡淡的疑惑。

 

全宗,難道…你……

像是突然間想通了什麼,阿葉垂下眼深深的凝視著胸前的項鍊許久,內心漸漸湧入一股堅定。

 

………順著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吧!

我相信…只有這樣、我才能堅持下去。為了這一切的一切───…


 

望著阿葉的所有舉動,阿彌陀丸張口欲言,但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在一旁陪伴著。

很久以前阿彌陀丸就知道,阿葉提及葉王時,那不自覺流露出的情緒…

而,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他更是確信著自己的想法沒錯。

 

 

───這條路,既遙遠又艱辛。

可是,即使如此……



 
葉主公… 」阿彌陀丸看著阿葉,不自禁露出如風一般,很輕、很輕的笑容。

 即使如此,我對您的效忠仍是不會改變。無論現在…或是未來。

 

 


000───

以前…

自己好像也曾像這樣,期待著某人的出現。───

在朦朧的視線中,那個覺得熟悉又陌生的人影…

 

待續 00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