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當初 只是想講我愛你─────
  • 466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了解。( 葉x好 ) 十三 ~ 十五


 


某個離帕契村主要活動區域還偏遠點的營地,那裡,正凝聚著與以往不同的空氣。冷漠、悲傷的氣息轉變成煩躁、憂心的氣氛,充斥著。

這種巨大的改變,其實只為一個人…

而這裡正是,葉王一派在通靈大戰舉辦期間的據點。


在房裡靜靜沉睡、凝心休養的葉王,緩慢睜開雙眼盯著天花板數秒後望向窗外,眼神逐漸變得肅冷,露出嫌惡的面容…


葉王所處的房外留有一片空地,那是他們集合、聚會時才使用的大廣場。

平時一到微涼的夏夜裡,葉王都會與自動聚集過來的部下們一起圍在營火前,

即便不做任何事、不說任何話,他們也沒有人會想先離開。

原本葉王一派的人都聚集在廣場裡擔心著房裡那人的身體狀況,可是察覺到不速之客的來到,個個都一改前貌,面露凶神惡煞地氣憤起來。

…可惡!」

 你別插手!由我去!」

~ ?!你想阻止我嗎?」

等等,我也要去!!」

情緒高漲、好似快打起來的三個人,爭著自己發洩心情的權利。

 

他們來了。」因小黑炭的一句話終止了短暫的爭執。

打擾葉王大人休息,真是罪無可赦阿…」拉基斯多露出駭人冷笑。嗜血的武器與雙手,蠢蠢欲動。


───



不遠處高聳的岩塊上,比他們還晚來一步的一人一靈,觀望著。

葉主公。」


只是靜靜地望著、了然垂眸。

X-Laws。」嘴裡吐出的,是他們所謂不速之客的名。

也對…

現在的葉王,對他們而言是最好下手的時機。

該怎麼辦,葉主公?」阿彌陀丸有些著急的再喚了喚,等待指示。


目不轉睛的注視雙方陣仗,淡淡應聲。


…總之,先看看情況再說。」其實,他正在等待那人的主動現身。

 

 

 

 

怦…怦…


視線移回、低下頭,阿葉的左手輕撫上胸口,納悶。

心跳聲突然變大。並且越來越大…

奇異的感覺由心而生、但卻不會想去排斥,令阿葉感到困惑。

 

 

 


 

…怎麼回事?


總覺得…很熟悉。』


 

以前…

自己好像也曾像這樣,期待著某人的出現。───

在朦朧的視線中,那個覺得熟悉又陌生的人影…


只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認為自己不該忘、但就是想不起來。





不舒坦───…想把他給找出來。


這樣的心情一直纏繞在心底,而也隱約覺得自己能在通靈大戰中找到所求。


 

 

 

就像……

現在的感覺一樣。

 

 

───

 

煩死了。」倏地

聲音出現之時,威嚇性的數道赤熱火焰亦攻擊射出。

葉王大人!」「 葉王!」


葉王… 』阿葉的心跳聲隨著那人的出現,漸趨恢復正常。


…… 』不發一語,眉頭緊鎖。

…原本想使出比平日還劇烈的攻擊試圖趕走他們,但沒想到光是走出來就這麼費力了。再加上,剛才的攻擊…身體還是完全使不上力,雖說自己的巫力還…

嗯?… 』思緒被迫中斷。



強烈光芒乍現,光中隱約浮現一位長髮少女的身影。





000
───

 



很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的……。

巨大超靈體在所有人的面前消逝,無言地訴說已快撐不下去的那人…。

 

000───




察覺到極不友善的眼神,葉王甚是不耐煩的移動視線,與對面那個自己一直以來都很不順眼的女娃瞪視、對峙。雙方人馬僵持,屏息以待。


什麼話也沒說,葉王正在用最短的時間,努力釐清現在的局勢。


X-laws的人全員到齊,而且、女娃的巫力也有增強許多…再加上…

眼神一凜,葉王斜視對方人馬一眼。

看到他們一副勢在必得的眼神…

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了。」低低的喘息,試圖掩飾自己的不適。


可惡。偏偏、挑這種時候…


 為了這個世界的和平。」少女睜眼、開口。

哼,愚蠢…。」即使佔下風,不服輸的性格依然不變,輕蔑句脫口而出。 


持續再與少女互視幾秒後發現視線好像也開始變的朦朧起來,葉王險些站不住腳。

…哼,速度、還真快呢……這個力量…

用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音量說著,忍不住自嘲,因為自己昨晚那毫無意義的舉動,使得現在必須面對這無法掌控的局面。

 




───

他們到底想做什麼?」阿彌陀丸的疑問,也正是阿葉想知道的。


即使現在的葉王不比平日那般強大,但擁有125萬巫力的堅強實力還是不容人小覷的,如果雙方硬碰硬,敗下陣的人應該不會是葉王。


可是… 』阿葉盯著鐵處女,深沉的赤眼裡不再是印象中的柔和溫馴,有的只是殘酷、冷血與無情。看的阿葉頓時一陣心寒,望望她、再望向葉王。

與自己相像的身影反倒不如以往那般充滿自信,氣勢明顯少了少女幾分。
 



是生病或是受傷的關係嗎?一般的病痛對葉王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眼神再轉回少女冷漠的眼,遲疑了一下,阿葉忍不住替葉王擔心起來。



葉王到底怎麼了?好似哪裡…

 

 

 

 

 

不對勁───…



突然、湧入一股不好的預感。『 !! 』雙眼瞬間睜大,警覺到危機。

阿彌陀丸,快走!」「 葉主公!?」

發現葉王現在身體的狀況根本無法應付這場戰鬥,阿葉立刻跳下岩壁大喊。




葉王───!』

 

 

───

 

夏馬修,判決。」一陣對峙後,女孩主動出擊。

休想靠近!!」為保護葉王,所有人皆迅速跳出迎戰。



即使身旁傳來大聲叫喚也無心去注意,如今葉王只想努力睜開眼眸、看清前方。

在這朦朧視線中所閃爍的強光,只覺異常刺眼。


呃嗚!?』

因身體不適而越來越煩躁的葉王,原本想給火靈下達【自主應戰】的指令,但身體卻突來一陣較為強烈的波動,刺激到葉王的內心,兩股力量的互衝已強到無法及時控制住,葉王的身體開始不自主顫抖。


可、可惡…

很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的……。

 

 

 

咻───


火靈!?」消失了…?

漸漸消逝的影子,令在場所有人皆錯愕地停下動作。

怎麼會……難道是!!…



巨大超靈體在所有人的面前消逝,無言地對他們證實已快撐不下去的那人。

葉王大人!!」「 趁現在!!判決───!!」

糟…來不及了!!」


在承受不住精靈王強大的力量下,葉王的精神力終於被消耗殆盡───


呃、哈阿…嗚…… 」低頭急促喘氣、冷汗直流,身體呈半跪的姿勢面對即將迎面而來的毀滅之光。

 

 

 



咭噹噹─────碰!!!”

 

 

000───

 

───…無法忘懷,即便自己非忘不可。


…就算已習慣獨自一人;明瞭缺了一人,卻也難掩失落。…───

 

000───



危急之際,突來一記強力的撞擊聲。將對方的攻擊全數彈回,保護了葉王與其一派。

沒有接受到預期的攻擊,葉王瞇著眼承受劇烈的不適,感覺到來人的巫力。


這個、巫力是… 』遲疑地使力抬頭,在強光中慌亂找尋某個身影。

汗水滴落、止不住喘息,也意外著他的出現。

 

 

 

是你阿…你,又來這裡做什麼呢…

不需要這麼在意我的事,我不要緊。所以…快走吧。〞

 

 

 



阿,這個是… 』移不開視線,葉王的眸間寫滿驚訝。

腦內模糊的影像與眼前的人影相互重疊,耳邊迴響記憶裡的片段殘音。


這個,已經是自己獨有的回憶……

 

 

故意隱藏、漠視。並不代表消失。

它總是會在你最脆弱的時候,警覺到它確實存在。


遮掩的傷…比顯露出來的更令人刻骨銘心。

 

心頭一緊,葉王突然覺得好難過、卻又有點高興……眼角,逐漸泛光。…

 

 

 

 

…明明渡過千年歲月,現在…

卻什麼也想不起來,只有那時的心情,記憶猶新…

 

 


原來如此。

沒想到,自己才是那個最放不下的人。

 

 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罷了。…───

 

 

深深地凝視眼前的人影,心情悲痛得難以言喻。

 

好可笑… 』葉王緩慢牽起嘴角、自嘲地笑了。


殘酷的事實無預警地打醒他,巨大的衝擊造成深埋在內心的傷開始擴大。

知道了,也不能阻止…對自己,只感到濃濃地無力。

 

───…無法忘懷,即便自己非忘不可。


…就算已習慣獨自一人;明瞭缺了一人,卻也難掩失落。…───




輕咬唇,意識開始恍惚;呼吸也越趨困難。

塵土飛揚,從他們的正後方拂過,帶著名為苦澀的情、傳遞出去。

 

葉王的髮順著風兒往前飛舞飄逸,深紅的髮絲交錯並閃爍淡淡遺痕。

 

 



 

哪…如果可以,真希望、我們不曾相識…

會哭,總比不會來得好喔。〞

 

 

 

模糊、不清晰的熟悉感仍然持續迴盪在四周,觸動心玄。

葉王晃動身體、硬是用自己最後一絲氣力,在失去意識前說出唇語。

 

 

如果…笑的出來,那根本、就不需要哭泣了阿!』

 

 

 

 

 

 
 

阿葉…───

於風沙中消失之聲,依存在殘影裡那個年幼的短髮男孩身上。




──



孩子,一個人站在樹下哭泣。

月神,默默地在他身上照出孤寂的色澤

星兒聽見哭聲,心疼地化作流星想安慰孩子

落葉將孩子與外界隔開,讓他能盡情地宣洩

幽靜的空氣裡,孩子嚐到自己濕冷的淚

 

無味?無謂?



孩子哭了好久好久……



 

 

 

000───


無顧後果的險境與被牽引之心交錯,滿是憂心。


熟悉不已的幻境與被觸動之情迴響,餘存焚心。


00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